亚游国际集团,亚游国际游戏官网,亚游国际下载

亚游国际集团,亚游国际游戏官网,亚游国际下载 > 新闻资讯 >

澳洲的疫情假新闻是怎么炒的

2020-08-08 03:50

  稀缺是因为我们需要了解真相、获得正确的引导;过剩是因为信息渠道越来越多,假新闻层出不穷。

  在疫情期间,澳大利亚也诞生了很多假新闻,来看看它们都是怎么炮制出来的吧。

  洋葱新闻是美国一家提供讽刺新闻的组织,内容涉及国内外以及当地的消息,它最特殊的地方在于“是以报道假新闻闻名”的。澳洲也不缺这种口嗨的媒体,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往往把段子当做真事儿来传播。

  3月,澳洲疫情开始爆发,尤其是悉尼、墨尔本,每天的新增病例都以三位数增长,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都下了强制令:娱乐场所关闭、餐厅只能外卖、非必要不得外出……但很多妈妈们左盼右盼也没有等到“学校关闭”的消息。不但不关,澳洲总理莫里森还在发布会上公开表示,学校绝不停课。

  同一时间,一则“莫里森已经不送女儿去上学”的新闻流传了出来,大意是说莫里森的孩子已经三周没有去学校了,给出的理由是“病假”。

  这个新闻一下就激起了民众的抗议情绪,让别人的孩子去上学,自己孩子不去?虽然莫里森后来辟了谣,但假新闻已经传得满天飞了,连中国国内媒体都跟着报道了。

  这则新闻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呢?找来找去,原来是一个名为The Morning Squire的网站在3月22日刊登的。

  莫里森这条新闻旁边还有另一条新闻,题目是“Government Claims Victorian Boat People Threw Children Overboard / 维州山火灾民为逃生将孩子扔进水里”。这当然不是真事儿,只是为了讽刺澳洲政府救援不力。现在这两条还都在网页头条置顶。

  这个网站也不完全百分百都是假的,比如这篇“Morrison Responds To Iran Crisis By Booking A Trip To Hawaii / 为了应对伊朗危机,莫里森预订了夏威夷之旅”,后半句是真的,前半句嘛,可能是小编在揶揄吧。

  疫情刚在澳洲发生时,恐慌的市民开始囤物资,其中厕纸是最抢手的,主要原因是有传言澳洲厕纸是从中国进口的,中国工厂受疫情影响无法供货,很快澳洲人就没纸用了。人们抢购到什么程度呢,都是十几包十几包买,超市货架空空如也,有的人把囤的厕纸塞满了车库。

  很快,我就在朋友圈看到有好几个人发了这样一条新闻:“Breaking: Toilet Paper Factory Worker Diagnosed With Coronavirus / 南澳厕纸厂员工感染新冠病毒,厕纸可能有毒”。新闻写的有鼻子有眼的,工厂名叫“Soft Cloud’s”,患病员工已被送往圣诞岛进行隔离。

  后来发现,这些因厕纸衍生的新闻,都是由一家叫“Double Bay Today”的媒体一手炮制的,澳洲的洋葱新闻不止The Morning Squire一家,Double Bay Today也致力于恶搞。这些媒体的写作手法和正规媒体无异,乍一看很难辨别真伪。这样的媒体,在澳洲是合法的,怪只怪是“你给我自由过了火”。

  澳洲第一波疫情时,我们居住的塔州一直控制得比较好,州长还因此受到了公众赞扬。直到4月初,塔州第四大城市、位于西北部的伯尔尼(Burnie)爆发了疫情。无论是华人圈还是当地人,听说的原因都是伯尔尼一家医院的医生举办“非法晚宴”,导致了大规模传染。州长不得不下令封锁西北部。

  因为那时全澳已经下了“禁足令”,家中访客不得超过2人,更别说大规模的聚餐了。所以市民对这条新闻反应很强烈,还要求政府对这些违规医生进行行政处罚。

  最近第二拨疫情又来了,柯南同学的妈妈在霍巴特当医生,我和她聊起这条新闻,她说这其实是谣言,很多西北部的医护同行都因此受到了极大困扰。

  这条谣言到底是怎么流传出来的呢?我查了查澳洲和塔州的各大媒体,最初塔州西部社区医院North West Regional Hospital的确有3名医护人员、1名病人和两名接触者被感染,后来引发了社区传播,直接感染人数超过50例。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Brendan Murphy在公开场合表示,在对与感染病毒医护人员有过接触的人进行追踪调查后,认为大多数被病毒感染的塔州医护人员“出席了非法的晚宴”。

  舆论被引爆后,先是塔州州长命令警方对这一指控进行调查,后来Brendan Murphy也表示收回之前的话。最终,警方调查人员确认“非法晚宴”的事毫无根据,没有任何医护人员违反《公共卫生法》。但又有谁会去关注辟谣呢?

  我大学学的是新闻传播,那时候就知道所谓新闻,只有相对的真相,负责任的媒体和记者也只能做到无限趋近于真相。

  这些报道会故意模糊或夸大物资的数量,比如《悉尼晨锋报》说,中国地产巨头绿地集团在澳洲购买了300万个外壳口罩、50万双手套、70万件防护服!

  编新闻的时候他们难道不想想,澳洲哪有这么多物资?!后来绿地集团澳洲总经理Sherwood Luo澄清,他们只在澳洲购买2万套隔离服、不到3万双医用手套和1000多个额温计,这些都是从网络上订购的,并不是向药房这样的零售商买的。

  至于口罩,澳洲压根儿不产,本来有限的储备在澳洲山火时已经消耗了不少。而《悉尼晨锋报》的数据,是整个绿地集团在全球采购物资的数量!而这种新闻的出现,可以成功把澳洲民众对政府的怒火转嫁到其他地方。

  在第一波疫情时,澳洲政府的表现也被当做了教科书。但政府在将重要的疫情信息传达给多元文化及语言社区时,有很多不足。这个问题在现在第二波疫情来临时,尤为凸显。

  联邦政府要求各州政府都要拿出针对非英语社区的疫情宣传方案,尤其是墨尔本、悉尼这样移民数量庞大的是城市。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州政府在社交平台上一直在发布非英语的宣传信息,每条推送下面还有很多互动。

  但是最近由悉尼大学法学院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这些互动效果都是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伪造的,政府官方非英语疫情信息其实根本没有得到有效传播。比如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和联邦政府卫生部制作的非英语COVID-19海报,从数据上看下载量很大,但是调查人员走进社区发现,几乎没人见过这些海报。那些留言评论也被证实是虚假账户。

  澳大利亚是移民大国,每个群体其实都有不同的媒介来获取信息,比如澳洲有很多华人机构的公众号,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记者,但却在行使记者的职责。

  我之前应聘过一家聚焦澳洲本地新闻的公众号,知道这些新闻主要是从澳洲本地媒体和中国媒体上翻译或编辑而来的,而他们选择的媒体来源也难辨真伪。翻译时理解和成文上会有不规范的地方,为了吸引流量,往往还要起一个轰动性的标题。

  比如,之前华人圈就有谣言称,HIV阻断药物PrEP能够预防新冠病毒。即便我们生活在英语环境里,也依然依赖母语信息,而这些大多来自澳洲的中文媒体。但澳洲除了《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澳大利亚特别广播服务(SBS)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有制作中文新闻外,其他中文信源都是这种“路边社”新闻。

  印度社区也有类似于公众号的平台,他们宣传”将洋葱切成小块,把丁香切成小块,放进衣袋中,新冠病毒就不会接触你。”怎么说呢,这么多味儿的东西放在身上,至少对保持社交距离有帮助吧。

  其他社区还有诸如喝威士忌可以抗击新冠病毒,土耳其传统药物恶意抵御新冠,韩国人说多洗澡、多吃大蒜和维生素D都能防病毒等等。

  有时候,你都不知道身边的哪个人可能就是谣言制造机,他们会炮制武汉旅客2020年春节期间在全球“乱跑地图”(后来被证实是一张9年前年度航班情况的地图)、墨尔本回国航班乘客将座位让出来放救援物资(后来被证实是内罗毕飞中国的航班)等等等等。

  仅仅一个澳大利亚,疫情期间就诞生了数以百计的假新闻、谣言和错误信息,我们被这一场场罗生门牵引、裹挟,甚至成为制造另一个谣言的帮凶。